首页 > 财经> 贾康:我为什么力推房地产税和强调“治本”
贾康:我为什么力推房地产税和强调“治本” 2019-10-30 16:57:00   阅读4171

文/时代财经刘宋新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康佳。画

房产税作为房地产行业制度建设的重点,一直是业内和公众关注的热点话题。然而,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康佳经常出现在关于这个话题的会议、论坛和新闻报道中。

由于多年来房地产税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康佳几乎成了房地产税的专家。他将是学术论坛和涉及房地产税的新闻采访中首先自动提到的专家之一。从呼吁建立制度框架,到强调加快立法,以适当的灵活性介入,以及在操作层面考虑具体细节,康佳一直坚定不移地推动房地产税在中国落地。

长期以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伴随着相对缺乏合理性和稳定性。作为房地产市场顶层设计中的一项重大政策措施,康佳在房产税上的作用和影响也受到了改革相关人士的高度尊重。最近,时代财经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康佳先生。将房产税推至土地

房地产税的持续关注与康佳的职业生涯和研究方法密切相关。1985年从财政部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研究所”)研究生部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康佳进入财政部科学研究所工作,直至2014年退休。在研究所工作的29年中,他曾担任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副所长和所长。

财政部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5月,是财政部直属的一个研究机构。其主要工作是结合国民经济中的重大问题进行金融理论和政策研究,并为国家决策提供建议。这使得康佳在工作早期就能接触到与房地产税相关的问题。

“金融研究必须涉及税收,税收必须涉及房地产税。最早的研究是在接触财税理论时了解“财产税”。典型的财产税是房地产税。在1988-89年访问美国期间,我非常重视美国的有关情况和经验。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更多的研究工作被投入到这一领域。”康佳告诉时代财经,房地产业已经逐渐成为全国性的气候,特别是在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之后。与现实生活的实际需要相对应,作为一名研究员,他开始在房产税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退休后,他作为“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在行业和社会舞台上变得越来越活跃。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是由康佳、白重恩、王庆等12位学者发起的新型非政府智库机构,成立于2013年9月。

关于建立智库的初衷,康佳对时代财经说,“在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很有必要反思理论经济学。我们认识到主流经济理论的认知框架存在明显问题,迫切需要深化对与需求管理相对应的供给管理的理解。在建设新的供给经济的努力中,我们认为研究者的使命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使理论能够充分发挥其对现实的深入理解,使现实获得建设性的理论启示、支持和指导。”

他之所以热衷于推动房产税的落地,是因为在他看来,房产税不仅会在“压缩小木屋稳定房地产市场”方面起到积极作用,还会起到“优化收入再分配和财产分配”、“实行分税制、支持地方税制建设、帮助转变地方政府职能、理顺中央与地方政府财政关系”等多种积极作用。

今年年初,市场对房地产市场的监管表现出一定的乐观,但7月31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表示,“房地产不应作为刺激经济的短期手段”,并对放松监管的侥幸心理有所克制。然而,在康佳看来,无论放松与否,“930新政”框架内的行政控制领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讨论,尚未解决“治本”的问题,也没有通过中央政府要求的基本制度建设,建立房地产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

“用行政手段盲目调控显然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副作用非常明显,并且需要改善的需求的实现也受到伤害需求的阻碍。房地产市场的这种无助状态需要通过支持改革来解决,即建立一个长期机制,形成一个由基本制度建设支持的“治本”控制机制。”

长效机制必须纳入基本制度建设

桐梓楼、隔板房和地下室是几代人对这座房子的记忆。始于1998年的住房制度改革,结束了近50年的福利分房制度,开放了整个商品房市场,使更多的人能够维护自己的生活尊严,也开辟了一个由持续了近20年的房地产市场阳光趋势主导的市场。

住房制度改革的背景是经历亚洲金融风暴后,面对投资和消费的过冷,从扩大内需中寻找新的增长点。福利分房的取消、金融市场的开放和消费信贷的发展是当时为“促进住宅产业在两年内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而开出的“药方”。

石头从湖的中心扔了出来,激起了数千层的波浪。房地产业的发展符合人民的需求,已经开始直接或间接地渗透到广大社会成员的生活中,并打下了深刻的烙印。2003年8月31日发布的《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文件》首次明确界定了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的支柱地位。谈到房地产市场过去的发展,“支柱产业”也是康佳的第一个关键词。“从该国仍在经历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来看,房地产业仍有相当大的快速发展空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房地产业肯定会继续成为支柱产业。”

然而,虽然你是一个支柱产业,房地产业的发展并没有一路走来,伴随着几次调整,经历了几次起伏。“要使这一支柱产业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就必须建立一个长期健康的机制。目前,整个房地产监管采取临时措施而不是永久性措施的原因是“永久性”层面的基本制度建设明显滞后,有必要克服这方面的困难。”

“长效机制”和“基本制度建设”是康佳关于房地产的另外两个关键词。"长效机制必须建立在基本制度建设上。"康佳认为,基本制度包括相关的土地制度、双轨协调的住房制度(即政府主导的“保障轨道”和市场应充分发挥作用的“商品房市场轨道”)、创新特色的投融资制度、房地产税收制度等。“这是一个涉及现代市场体系建设的问题。在现代市场体系中,应该有各种因素进入,公平竞争,市场因素流动形成的有效机制,弱势群体生存的基本保障。

建立和完善基本制度并不容易,从房产税可以看出其难度。康佳在一次峰会论坛上的演讲中评论道,“很长一段时间,有时刮风,有时刮风,宣布的时间也不清楚。”

他认为,将房地产税纳入立法议程的延迟不是由于法律障碍,而是“克服困难的动力不足以突破既得利益的障碍”。目前,开征房产税的时机仍不确定,需要等待立法进展。然而,全国人大明确宣布将在本任期内开始立法,即从一审开始进入立法程序。

自今年年初以来,许多住房企业都感到融资紧张,房地产市场压力很大。然而,康佳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支撑作用仍然可以预期。房地产市场长期以来是冰与火的分裂模式,房地产企业的分裂也是如此。每个企业对压力和机遇都有不同的感受。总体而言,竞争更加激烈,但据报道,约1%的住房企业破产,应该说主要是由于市场上适者生存的正常现象。"

至于离开“黄金时代”非常规发展后的未来道路,他建议住房企业“将自己的具体定位与供应方结构改革的定制化相结合”,调动潜力,增加有效供给,并在已经开始的“白银时代”和最终到来的“黑铁时代”配套改革中,找到充分发挥比较优势的途径。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